内蒙古乌兰察布卓资县梨花镇土城子村
本站网址:
558163.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民情呼声

农民工“临时夫妻”背后是一笔国家债

发布时间:2013-06-17 06:45:01     阅读:504 举报


  “据信已有10多万中国农民工结成‘临时夫妻’”,这是一则外媒报道,近日被《环球时报》“出口转内销”。其实,所谓“临时夫妻”的问题早就不是新闻,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曾做过洗脚妹的人大代表刘丽曾公开提到,并呼吁“采取积极的态度去解决”,当时曾引起广泛社会关注。
  中国有13亿人口,有两三亿农民工,如果仅仅说是出现了10多万农民工“临时夫妻”,我们很难说它在不在“正常变化范围”内。但转换一下思维,我们就会看到,在“临时夫妻”现象背后,是农民工的性压抑与情感“堰塞”。10多万结成了“夫妻”,剩下的农民工,照样面临性压抑与情感“堰塞”的困境,而且没有必要的渲泻渠道。
  在刘丽代表抛出“临时夫妻”话题后,舆论一时鼎沸,有人关注到背后的婚姻与家庭伦理危机,有人呼吁想办法满足农民工的生理需求。其实这都是孤立地看待“临时夫妻”问题。从更宏观的层面看,生理需求只是进城务工人员面临的困境之一,他们面临的困境很多,包括社会保障、医疗、子女教育、户口、留守儿童等一系列问题,至今悬而未决。
  也就是说,中国城市化进程高歌猛进,但进城务工人员的身份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使两三亿人口陷入一系列生存困境中。这是一种低质量的城市化。
  乍一看,农民工“临时夫妻”有悖于传统婚姻伦理,当它大面积蔓延开来,就会积聚巨大的危机。从农民工自身处境来说,“临时夫妻”使婚姻家庭失去稳定。对于社会而言,也产生了很多问题:一方面城市主流价值观标榜爱情、诚信,一方面城市出租屋中充斥着“露水夫妻”的场景;农民夫妻一方可能含莘茹苦,另一方可能独自寻观作乐。我们的社会道德、价值观成了“绣花被缛盖鸡笼”,并由此激发社会危机。
  但如果我们指责农民工,那将是极端虚伪的。农民工进城了,他们托举起中国“世界工厂”的地位。在国际产业链上,中国只拿到一点辛苦钱,这种价值主要是农民工创造出来的。他们付出巨大,但社会保障、医疗、子女教育、户口、留守儿童等一系列困境持续至今,“临时夫妻”正是这种困境的一个真实写照。国家欠农民的债,这是一种特殊的“国债”,迄今未及偿还。
  从道义上讲,我们必须对农民工和农民作出补偿,根本的方法就是消除城乡二元结构,创造条件让农民工市民化,实现城乡居民“平权”。实现数亿农村人口的真正城市化,无疑将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但如果务实一些,我们也大有可为,比如为农村家庭提供就业培训,增强夫妻同时进城务工的能力;城市廉租房向农民工开放,并且租金可接受等。
  作为前提,政府首先必须对进城务工人群的生存状况有基本的调查研究,始能言制定针对性的社会政策、出台救济措施。目前,农民工“临时夫妻”数量是多少、其对社会影响到底如何,除了媒体的猎奇式报道,尚无系统研究。国内学界对此浑然不以为意,政府也不把此类社会问题当回事。类似情况,应该尽快有所改观。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