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乌兰察布卓资县梨花镇土城子村
本站网址:
558163.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人文趣事

闲话《走西口》

发布时间:2014-10-17 22:57:47     阅读:247 举报
闲话《走西口》
发布时间:2013-01-28 16:15    作者:田秉英    浏览次数: 75     【字体: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我实在难留

紧紧的牵住哥哥的手

送哥送到大门口

正月里你娶了奴

二月你就走了西口

难解难离难分手

哥哥你扭头就走

据说走西口已经流传了一两百年。这首歌不但山西人会唱,山西邻近的内蒙、陕西,甚至更远一点的宁夏、青海、甘肃也有许多人会唱。听说是走西口有几十段唱词,我听过的,不过几段,哥哥唱,妹妹唱,还有对唱,感情是任何艺术形式的生命力,往往最真实淳朴的就是最感人致深的,像走西口这样的生离死别,想想这一去,生死难测,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哥哥唱的悲壮凄凉,妹妹唱的凄婉留恋,加上在表演是往往用北方的传统民间乐器,二胡、唢呐、笙(一种多管乐器),听之,无人不伤感。

走西口中有一种悲伤,听得人掉眼泪,他当中饱含着对命运对生存的无限感伤.走西口,对于北方人民来说,以一段痛苦不堪的回忆.主要山西人,陕西、河北也有流民涌入走西口的大潮,到边疆地区谋生。地处黄土高原的山西、陕西,是中华文明的摇篮之一,是中国内地最早得到开发的地区,农耕文明有着数千年的历史。黄土高原本来就土地贫瘠,从明朝末年起,中原人口大量增加,过度的开发又是生态环境急剧恶化,导致自然灾害频繁,加之战火不断,每每遇到天灾人祸, 一方水土,不足以养活一方人时,山西人就不得不远走西口。

走西口其实有两条路,一条向东,过大同,经张家口出关进入蒙古。另一条就是电视剧《走西口》中田青梁满囤他们通过河南开封杀虎口出关到达当时重要贸易集散地今呼和浩特包头地区。民间所说的“走西口”中的“西口”一般指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杀虎口。走出这个西口,就到了昔日由山西人包揽经商天下的归化与绥远(统称归绥)、库伦和多伦、乌里雅苏台和科布多及新疆等地区。“杀虎口”还是通往蒙古恰克图和俄罗斯等地经商的重要商道。当时的北疆地区,以游牧为主,地广人稀,水草肥美,地理位置靠北,战乱相对较少,从明末到清末,一直与中原地区保持贸易往来,关系较为和平的,为走西口创造了机会。

走西口也是中国历史上重要的人口迁徙现象,现在居住在内蒙古中部的汉族人口,大多数是从山西陕西河南等地走西口走来的移民的后代。 “走西口”的人群极为庞大而繁杂,对于不同地域的人群而言,各自心目中“西口”的确切所指其实并不相同,概乎言之,“西口”实际上也泛指秦晋各地至内蒙的各个通道隘口。笔者祖上就是山西省洪洞县人,清朝末年来到丰镇,刚刚百年。

走西口的路程是非常艰辛的,短则几十几百公里,长则几千公里,都是这么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恶劣的自然环境,匪患,散兵多年来一直在西口的路上横行多年。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告别妹妹,踏上西行的路,去寻找生存机会。走西口的路上充满了血泪,它更像是一种赌博,和命运,和老天爷的一种赌博。赌注就是自己的一条生命。能烤昏人的酷热、零下四十度的严寒,神出鬼没的土匪抢劫……有多少人死在了走西口的路上?当时没有统计也无法统计。民歌里凄惨地唱到:“自古那个黄河向东流,什么人留下个走西口?”这无疑是当年走西口人们的哀怨心声.多少人客死他乡,魂无所依,而春闺依旧,所以才有了“走西口”那样悠长的曲调,表现了黄土高原人民对生活的独特理解。其实即使是到达了西口之外的人们,虽然获得了相对安定的生活,但生活依旧仅够温饱,像电视剧中的田青那样发大财的少之又少,电视剧说的有点夸张,当然电视剧强调的是另外一种现象,即走西口人民对北方经济文化发展的巨大贡献。

中原人们走西口,极大的促进了北方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和各个民族的融合。长期以来,北疆地区的经济文化落后于中原地区,中原人民的外迁,也把先进的生产方式,深厚的中原文化移植过来,所以说走西口”也是一部艰苦奋斗的创业史。移民背井离乡北上口外蒙古,艰苦创业,开发了内蒙古地区。更重要的是,他们给处于落后游牧状态的内蒙古中西部带去了先进的农耕文化,使当地的整个文化风貌发生了根本的改变。伴随着“走西口”移民的进程,口外蒙古地区以传统单一的游牧社会演变为旗县双立,农耕并举的多元化社会。在这一演变过程中,作为移民主体的山西移民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人口的流动,带动了文化的传播,而文化的传播,又拉近了地区间的距离,增强了它们的认同感。“走西口”这一移民浪潮,大大促进了内蒙古中西部地区与内地的交流,进一步增进了蒙汉之间的民族感情,对我们多民族国家的繁荣稳定产生了一定的积极的影响。

如今走西口的历史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走西口的文化内涵却传承了下来,那就是不屈不挠、艰苦创业的民族精神,是激励后人奋发图强的一笔精神财富。风雨三百年,我作为走西口的后代,也早已经淡忘了那段历史,昔日那些风尘仆仆的背影也早已消失在漠漠的历史烟尘中,走西口曾有的辉煌和艰辛,也早已褪色,色彩斑驳,留下的唯有这些凄婉动人的“走西口”。

网友评论: